(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海燕”將是1976年以來菲遭受的最致命自然災害。在每年都發生若干起颱風的國家,逾萬人死亡的慘烈局面,卻並非僅僅是天災的罪過。
  菲律賓萊特省首府塔克羅班市中心,一名婦女從被颱風“海燕”摧毀的家中往外看,佝僂著,一臉絕望。身後的“家”,其實只剩廢墟???? 11月10日下午,《華爾街日報》記者拍下這個情景。
  萊特省和薩馬爾省是“海燕”肆虐的重災區。菲律賓國家減災委員會11日晚宣佈,“海燕”已造成該國至少1774人死亡,另有82人失蹤和2487人受傷。但更多的國際媒體從不同渠道援引消息稱,天災及政府救援不利,很可能已導致上萬人死亡。
  有報道稱,當菲國防部長向總統阿基諾三世彙報災情後,阿基諾聽後“一時無語”。
  今年第30號颱風“海燕”11月8日凌晨在菲東薩馬省登陸,中心最大風力達每小時314公里,是全球今年最強颱風。它由東至西橫掃菲中部,掀起巨浪,衝擊沿岸,破壞慘重。從媒體拍攝的畫面看,容易讓人聯想起2004年導致14個國家逾20萬人喪生的印尼海嘯。“我坐在直升機上,目睹災害,異常嚴重。”菲內政部長羅哈斯說,“從海岸至內陸一公里範圍,幾乎沒有建築物幸存,街道滿是殘骸,如同發生一場海嘯。”
  9日下午,“海燕”闖入中國南海,向下一站越南奔去,威力減弱。但它留下的是滿目狼藉的菲律賓。
  “沒有電,沒有水,
  所有系統都癱瘓……”
  颱風來臨時,45歲的卡車司機索托瑞納還在睡覺,“就聽到地震一樣的聲音”,他眼看著自己的貨車被掀翻,“打了幾個滾,和其他車輛一起,被捲走了,屋子也開始搖晃”,驚魂未定的索托瑞納翻出很粗的繩子,把桌子推到房間的水泥柱子旁,把自己和水泥柱子捆在一起,鑽到桌下,“不到一分鐘,我聽到了地獄的聲音,玻璃全破碎了,屋頂被撕裂????”他抱怨道,“以前也經歷過颱風,有經驗,但這一次太可怕了,沒有人告訴我,它會這麼厲害。”
  塔克羅班距首都馬尼拉西南約580公里,人口約22萬。這座商業發達的貿易港一夜間變成災難大片《2012》的死亡之城:沿海村莊被夷為平地,殘垣斷壁下滿是胡亂包裹的屍體,更多的男人、女人和動物的屍體泡在水裡;塔克羅班機場塔臺玻璃破碎,航站樓遭沖毀;跑道上散落著傾翻的汽車與房頂,看上去像一片荒地;機場通往市區的道路兩旁,很多樹木被連根拔起,房屋無一完好,或被狂風刮塌,或被巨浪捲走,有調查稱“颱風所經,70%至80%的住房和建築遭摧毀”。
  “沒有電、沒有水,所有系統都癱瘓”“很多人是抱著大樹和電線桿才得以生存,幸存者走在街上,繞過更多的屍體,尋找食物,卻也形似僵屍”????
  “媽媽,我還在塔克羅班,你在哪裡?”包括推特、臉譜在內的社交網站這兩天都收到重災區之外大量失蹤人員家屬的調查請求。
  雖然菲律賓國家減災委員會對外稱說,截至10日晚7時,災區各大港口不再有滯留旅客。雖然各地電力和通訊中斷的現象有所緩解,不少重災區的電力供應和對外通訊仍未恢復。
  可在11日,災難第三天,《菲律賓星報》仍在提醒人們,“海燕”餘威仍在,大雨會引發泥石流等次生災害,城市很多地區積水未退、道路阻斷,家園重建遙遙無期。美國五角大樓已命令載著5000名海員和80架飛行器的華盛頓航母等抵達這一區域,參與救援。
  菲律賓衛生部助理部長塔陽洛克說,政府正考慮挖一個群葬墓,埋葬塔克羅班的遇難者。
  年年有颱風,年年沒辦法
  正在首都馬尼拉讀書的梅德萊斯11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的家鄉就在萊特省,“至今我都沒聯繫到他們,電話打不通,也無法回去,很著急,很著急。”
  44歲的中學教師泰內格對菲律賓《商報》記者說,她的幼女被洪水沖走,讓木屋碎片刺穿身體。但女兒奄奄一息之際仍不忘向母親說:“媽,你先走吧,救你自己。”泰內格說:“我握著她的手叫她不要放棄,她看來卻很虛弱,似乎已決心放棄。我最終放開手。”說到這裡她已哭成淚人。
  此前,萊特省警方主管索里亞透露,初步估計,省府死者已達到一萬人。對此,減災委發言人表示說,他們目前無法確認這一數字。聯合國11月11日也發佈消息稱:“僅僅在塔克羅班就有將近10000人死亡。”
  菲減災委承認的數字是,“海燕”已導致全菲律賓41個省份受災,災民人數近950萬,其中被迫轉移疏散的災民近7.4萬戶,涉及34.2萬多人。由於通訊不暢等原因,政府部門統計災情困難重重。隨著時間推移,預計各地上報的傷亡人數還將增加。
  法新社認為,如果死亡數字得到確認,“海燕”將是1976年以來菲遭受的最致命自然災害。在它之前,菲律賓最嚴重的災難是1976年7.9級地震引發的海嘯,當時在棉蘭老島的莫羅灣奪去5000至8000人的生命。
  政府初步估算財產損失顯示,菲全國有將近2萬間房屋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壞,颱風給災區基礎設施和農業造成的損失已達1.39億比索約合321.76萬美元。
  事實上,在2012年參加多哈聯合國氣候談判時,菲律賓代表團團長薩諾就表示,每個破壞性的颱風季要耗去菲律賓2%的GDP,重建又需消耗2%。“意味著每年因為風暴,我們損失5%的GDP。”(2012年菲GDP總值為2502.65億美元)
  颱風是形成於西北太平洋地區的熱帶氣旋,路徑基本向沿西或北方向行進,而由七千座島嶼形成的菲律賓恰在此路徑上,成為全世界颱風最頻繁的地區。由於菲律賓群島被浩瀚溫暖的海洋包圍,在碰到熱帶性低氣壓時,就成了“助燃機”,不僅不會阻擋,有時甚至強化途經的颱風,破壞往往嚴重。
  2011年,颱風“天鷹”造成菲1200多人死亡,30萬人無家可歸;2012年颱風“寶霞”也導致1000多人死亡,經濟損失超過10億美元。“落日餘輝中,沾滿泥漿的屍體在芭蕉葉的覆蓋下躺在路邊,而生還者在設法清理自己凌亂不堪的物品,身後是他們被颱風摧毀的一片狼藉的房屋。”當時,菲律賓《星報》如此描述災區慘狀。
  “海燕”更魔高一丈,被視作菲有史以來最強颱風,級別被定為最高的5級。路透社報道,這是繼9月“天兔”之後,菲律賓今年遭遇的第二場5級颱風。
  “我對颱風都習慣了,只是這次太猛烈了。政府的救援應該說也有問題。年年有颱風,年年沒辦法。”梅德萊斯對本刊記者說。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氣象學專家也對媒體直言,巨大災難降臨在一個特別脆弱的地方——菲律賓的風災是一場天災與人禍共同釀成的災難。
  邁阿密大學颶風專家更把“海燕”八成災情歸咎於人為因素——貧窮、人口快速成長,建築不牢固。研究指出,菲律賓沿海許多建築,包括災民收容所,都不夠堅固。就以這次颱風重災區禮智省省會獨魯曼為例,三分之一住宅牆壁是木造,七分之一屋子是茅草頂。1  災後仍然困難重重
  阿基諾10日乘直升機從空中視察萊特省災情,併在塔克羅班“落地”。他表示說,政府眼下任務是復供電與通信,和向災民提供藥品等救災物資。
  阿基諾承諾說,當前政府可以動用187億比索(約合4.32億美元)的救災基金用於災後重建工作,還批准額外撥款11億比索(約合2500萬美元)用來救災。他承諾,實行嚴格價格管控,維持災區生活必需品等重要商品的價格穩定,防止有人囤積居奇。
  國際救援也正在涌入菲律賓。英國《衛報》引述菲紅十字會主席戈登的話稱,菲律賓自己沒有足夠資源應對這種烈度的災難,二十多個國家或地區已經或承諾向菲提供現金、物資和人員支持等。印度洋海嘯之後,最大規模國際救援開始展開。
  可是通信不暢,道路損毀,救災物資一時難以運抵災區,一些人趁火打劫,“找到什麼拿走什麼”。戈登告訴記者,多輛救災卡車途經萊特省塔納萬大橋時遭襲,食品、水和帳篷被“暴徒”搶走。
  在法新社記者鏡頭中,一個禿頂的中年人懷抱著一臺坐式電扇、兩隻炒鍋,擠過人群,從超市衝出來;而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也發現,大米、牛奶、餅干等是人們瘋狂搶劫的第一目標。
  菲律賓本國的ABS-CBN電視臺網站等媒體也報道說,颱風過境後,許多塔克洛羅災民涌入超市、商店、民宅搶奪物品和現金,還有人去砸銀行提款機,“他們搶走一切,還有幾個人一起抬走了電冰箱、電視機,打算自己用,還是今後用來換取食品呢。”
  重災區獨魯曼市,已陷入無政府狀態,“很多華人商鋪,都被颱風摧毀了,又遭人第二次搶劫,華人能走的都走了。”華裔商人李智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電話的信號時斷時續。
  “他們都在喊餓,卻什麼都找不到”“如果只是為了保住你和家人的生命,才對物資下手,那麼用‘搶劫’來定義他們的行動是不恰當的。”英國《衛報》一篇評論在災民們辯護。
  “食品、飲用水嚴重短缺,人們只好放下道德。”文章說,“颱風也把政府危機管理和救援能力吹得七零八落”。
  “按理說,作為一個多颱風國家,它的應對經驗應該很豐富呀?” 《衛報》同時提出這樣的不解。
  《菲律賓每日問詢者報》也在題為《塔克羅班市,生者茫然走在死者間》的文章中承認,該市遭受颱風之後一個小時,搶劫與流氓行為大量出現,法制崩潰。執法部門和政府當局不見蹤影,該市市長阿爾弗雷德都曾被困在自家屋頂。
  市政當局救災人手嚴重短缺,“2000名雇員中,僅大約100人趕到現場救災。大家都在顧自己的家。”
  憤怒的幸存者認為當局對災難反應遲緩,他們無處發泄,容易過激,卻無人監控。按法新社的說法,颱風過後,塔克羅班全城390名警察中只有20人上崗執勤。
  阿基諾承認,治安惡化已成為政府擔憂的主要問題。塔克羅班市官員請求阿基諾下令實施軍管,得到應允。
  有媒體報道,視察過程中,有災民向阿基諾投訴治安失控問題,他卻回覆道,“但你沒死,對不對?”他在聽取官員彙報災情期間也不只一次離席。視頻發到網上,引發外媒批評。部分菲律賓輿論對總統這樣的行為也表示不滿,指責他“像個孩子”。
  菲軍方於10日發佈聲明穩定民心,“菲律賓軍方向人民保證,我們正晝夜不息地和內政與地方政府部、社會福利與發展部、國家警察局一起努力,向需要我們的公民提供幫助,我們請求的是公民的耐心。”
  當天晚些時候,菲內閣秘書長阿爾門德拉斯則表示,通往重災區塔克羅班市的道路已打通,無需通過空運的方式向當地運送物資。預計隨著大批救災物資的運抵,當地秩序能夠得到恢復。
  “今天(10日)晚上,一輛裝甲車將開到這裡,有大約300名軍警站崗,維護秩序,”阿基諾對媒體表示。他在第二天晚間發表的全國電視講話中,宣佈菲律賓進入國家災難狀態。他與軍隊總參謀長會晤,敦促救援迅速開展,確保武裝部隊的後勤保障到位。
  可在11日,在菲律賓塔克羅班市,沿海災民在空地上書寫的“我們需要食品,我們需要幫助”的藍色大字依然清晰。
  菲律賓的教訓已給越南及周邊國家敲響警鐘。越南部署45萬部隊應對該國“史上最大”的颱風登陸,截至10日已組織超過60萬人疏散。 (特約撰稿/陳君)  (原標題:“海燕”襲擊菲律賓釀慘劇 總統曾“一時無語”)
創作者介紹

平價窗簾

ux78uxld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